刚分化就被情敌咬了

admin 129 0

《同学别将就2》

作者:萱草妖花

上市时间:2016年9月

简介:

花火年度人气小说《同学别将就》第二部,甜蜜爆炸,奇幻升级。

国民老公庄伟凡遭遇娱乐圈最强情敌——当红歌星鹿哲。

大明星和糖糖竟双双变小孩?老庄却变局外人?

高冷“老腊肉”VS暖心“小鲜肉”

看庄伟凡如何醋意横飞,完爆情敌,守护小娇妻!

我嫉妒你跟鹿哲的纠葛,嫉妒你对他的笑,甚至嫉妒你为他弄伤自己。

魅丽连载

连载二

汽车继续前行,庄伟凡吩咐司机:“去西辰幼儿园。”

司机点头应了一声,掉转车头驶向另一个方向。女助理坐在副驾驶,通过后视镜偷偷觑他,男人敏锐的目光精准将其捕捉。从后视镜里跟老板目光相撞,女助理顿时脸红,紧张地低下头。

“第几天上班?”

没想到老板会突然开口问自己,女助理轻吸一口气,沉住气息告诉他:“第二天。”

展开全文

“叫什么?”他惜字如金,不愿用更客套的语气跟对方说话,语言把持有度,纯粹上下属问答,不夹杂丁点私人情绪。

“我姓文,文菁。”庄伟凡还没问,女孩自己就抢先说,“您以前的助理,是我的舅爷爷。”

庄伟凡眉心一皱,想说什么,到底憋了回去。

已经过了五点,车外热空气依然未退。车子在城西南路堵了一段,等车开到幼儿园门口,小朋友已经走得七七八八。车子靠在路边停下,隔着车窗,庄伟凡老远看见萧帅小朋友被老师牵着,背着一只小书包,站在门口张望。

庄伟凡一下车,一股热浪扑面而来,车内车外的温差太大,闷得他差点喘不上气。

这时候一个小女孩忽然冲出马路,远处一辆货车驶来,小女孩被吓傻了,一屁股坐在地上,一动不动。庄伟凡几乎没有任何犹豫,冲过去抱起孩子冲到马路边,货车几乎贴着他的脊背擦过去。

惊险过后他松了一口气,低头看窝在他怀里的小姑娘,她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,嘴巴一撇,“哇”的一声哭了出来。庄伟凡保持着跪着的姿势,在她单薄的肩头安慰性地拍了拍,顺势起身,抱着她哄了哄,打量着四周,用目光搜索她的父母。

文菁望着那个单手抱着小姑娘,走路都带着王者风气的挺拔男人,一颗少女心啪啪炸开。

苏,真苏,看这种英俊稳重的男人抱小孩,真是苏炸了!

小女孩撇嘴,小脑袋重重砸在男人的肩膀上,在他西装上蹭了蹭鼻涕。被这一蹭,即使庄伟凡一颗心再硬,也融化了。

直到小女孩的父母从他手里接走小女孩,他才走过马路去接萧帅。他伸手去牵萧帅,小朋友却高冷地将手插进裤兜,边走边问他:“庄叔叔,你很喜欢小女孩嘛,为什么不跟坏蛋阿姨生一个?”

一大一小并排走过马路。

大人西装革履,气质出众,一双腿笔直修长。小孩也穿着小西装,身高只及男人大腿,摆着一张面瘫脸,走路的姿势也十分跩。不知情的人还真以为他们是两父子。

小朋友嘴里的坏蛋阿姨就是唐糖。

庄伟凡看了眼小朋友,问他:“如果叔叔跟阿姨生了小公主,你会帮忙照顾吗?”

萧帅小朋友走路的姿势有点酷,他想了一下才说:“我考虑一下吧,如果她长得可爱的话。”

接小朋友上车后,庄伟凡一路沉默,他的确想跟唐糖生一个女儿,唐糖也怀过孕,可因为身体原因,流产了。之后,唐糖的肚子没有一点动静。

半路上他接到一通电话,要回公司开个紧急会议。他吩咐文菁先带小朋友回家。

文菁是第一次来庄宅,这里比她想象中还大很多。她有点好奇庄太太是个什么样的女人。之前她就听说过,庄先生不喜欢用保姆,偌大的宅子里只住着他们夫妻。庄先生空闲的时候会自己做饭,不空的时候,则有厨师提前送饭菜过来。

他们到的时候厨师刚走,餐厅摆着满满一桌菜,于是文菁跟萧帅一进门就闻到饭菜香气。萧帅一点没有大少爷的架子,进了门自己坐在玄关的小矮凳上换拖鞋。文菁找了双鞋套也跟着进去,她的目的是要把小朋友送到阿姨手上,同时也想看一下传说中的庄太太。

她跟着萧帅一绕过玄关,就看见站在客厅头发蓬乱的女人,那人头发挡住了大半张脸,穿着运动休闲服。她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,也不好开口叫人,就低声问萧帅小朋友。

结果小朋友瞥了眼女人,告诉她:“保洁小妹!”说完背着小书包径直冲进自己房间。“保洁小妹”唐糖还没来得及叫他,他就从她身边风一样地跑了过去。

唐糖抓了抓后脑勺,露出一口白牙,冲着文菁朴实一笑:“那个,你是萧帅老师吗?随便坐随便坐,客厅乱。”

文菁得知对方是保洁小妹后,倒也没那么拘谨了。都是给人打工的,谁比谁地位更低?她打量了一眼四周,问唐糖:“就你一个人吗?”

唐糖点头:“不是还有你跟小朋友吗?来,老师过来坐。”

文菁走过去坐下,笑着解释说:“我不是老师,我是庄先生的助理。那个什么,帮我倒杯水吧,我口渴。”

唐糖很乐意地替她倒了杯水,她接过茶水却拧起眉头:“茶水啊?给我一杯咖啡吧,我不喝茶。”

“……”唐糖默默流汗,这个助理嘴挺挑。

她只顿了一下,对方一个白眼扫过来,阴阳怪调道:“愣着干什么啊?怎了啦?做保洁的帮客人倒杯咖啡都不行吗?”

“哦,好的助理大大,我这就去给您倒咖啡。”唐糖动作很快,利落地给她倒了一杯咖啡。

文菁接过咖啡,环顾了一下四周,突然话痨起来:“你知道庄先生以前的助理吧?是我舅爷爷,很受庄老爷子器重,庄先生都很尊重他。”

唐糖小鸡叨米似的点头,附和说:“助理大大您说的是老常大大啊,我们大家都很尊重他的。”

老常二十岁就跟着庄老爷子一起做事,如今已经六十岁高龄,最近因为身体不好住进了医院,庄伟凡这才不得已换了助理。

文菁瞥了她一眼:“我问你啊,庄太太长得怎么样?好看吗?”女人一颗八卦之心果然随时随地、不分场合都能燃烧。

唐糖自顾自地端起茶杯送到嘴边,回答:“没我好看。”

文菁深信不疑,觉得保洁小妹都是纯良朴实的,不会撒谎。她感慨道:“唉,我还以为多漂亮呢。”

她咬着咖啡杯开始怨恨自己为何不早点出现。接着她又将下午庄伟凡是如何不留情面赶孟轻下车,又是如何主动跟她“搭讪”的事,以炫耀口吻跟唐糖讲述了一遍。

唐糖依然保持微笑:“助理大大,你知不知道庄太太是很小气的啊?”

她“嘁”了一声:“色衰爱弛的故事你听过吗?庄先生这么优秀,也不难说以后会跟她离婚吧?我还有机会。而且连小孩子都看得出来庄先生很喜欢孩子,结婚这么多年,庄太太居然连个蛋都没下,离婚也是迟早的事吧?”

这时候庄伟凡从外面走进来,绕过玄关扫了眼客厅的两个女人。

文菁几乎条件反射地站起来,将咖啡杯放在茶几上,端正站好,疑惑道:“庄先生您不是开会吗?怎么……”

庄伟凡没有听见两人方才的谈话。他看了眼文菁,说:“取一份文件。”

“取文件这种事你打个电话就好了,干吗还专程回来一趟?”唐糖也放下茶杯,对他说。

他面容依然清冷,但说话的声音明显温柔不少:“文件我忘记放哪儿了,得找找。”他走到唐糖跟前,伸手替她捋了捋头发,“去叫小朋友吃饭。”

一旁文菁看得云里雾里,庄先生居然对这个……保洁小妹这么暧昧!

庄伟凡径直走进书房,再出来时手上已经多了一份文件。他走到玄关处又拐回来,揽住唐糖的后脑勺,低头在她额头亲了一口,声音柔得几乎能捏出水:“我走了,记得和小朋友吃饭。”

文菁彻底石化。

庄伟凡前脚刚走,萧帅从书房冲出来,跑到餐厅饭桌前,冲着她喊:“坏蛋阿姨,快过来吃饭!”

“来了。”唐糖走了几步,又回过头看文菁,“助理大大,要跟我们一起用晚餐吗?”

文菁如鲠在喉,傻乎乎望着唐糖,什么也说不出来,她之前竟然当着当事人的面说了那些不好的话……

唐糖伸出一双爪子拍拍她的肩:“助理大大,希望你以后好好工作,天天向上。看在老常的面子上,这件事我不会告诉我们家老庄。我是个很小气的人,你想保住饭碗就收了其他的心思。”说完阔步走向客厅,留她一个人在沙发上愣坐了一会儿,最后尴尬地落荒而逃。

饭桌上萧帅自顾自吃饭,往自己嘴里塞了一些青菜,双脚垂在板凳边晃了晃,仰着小脑袋问她:“坏蛋阿姨,我刚才说你是保洁小妹,你会不会生气?”

唐糖眉眼一弯:“阿姨怎么会生气呢?”她觉得这孩子下面一句话肯定不会是什么好话。

果然,萧帅一垂脑袋,哀叹一声:“太可惜了,居然没有气到你,我要多吃两只鸡腿压压惊。”

“……”唐糖咬着筷子无语,这就是萧煜林的好儿子!

她跟萧煜林青梅竹马,从小一起长大。那家伙从来都脱线不靠谱,居然拽着媳妇去国外度假旅游,把小魔王儿子扔来了他们家。

饭后她出门扔垃圾时在门口停了一下,总觉得有人盯着自己看,望了一圈周围却没有看见人。也不怪她有这种感觉,最近别墅区里闹小偷,一直没抓到。虽然她家院墙有自动报警系统,但她和萧帅两个人在家,总要有点戒备心。

唐糖是个写代码的程序员,办公地点在家里。她写了一天软件程序,很累,哄完小朋友入睡已经半夜一点。她回到房间躺上床刷了一会儿微博,看见关于庄伟凡“全民老公”的话题,心里有点不是滋味。

是的,她吃醋了。自己的老公被一群女人叫老公,她心里五味杂陈,满卧室都是醋坛子翻了的味道。

她隔着手机屏幕看男人的照片,只见他眉宇间凝聚着一团冷气,脸上是大写的生人勿近。这个男人,她到底是怎么追到的?

大学时她苦追庄伟凡未果,工作后因为一场奇妙的意外,导致他们两人的命运紧紧相连。从结婚至今,庄伟凡待她也确实不错,事无巨细都照顾得很周到。嫁给这样的男人,她这辈子真的是没有什么遗憾了,唯一的遗憾是,没能给他生一个孩子。

她盯着手机很快浑浑噩噩地睡了过去,不知道过了多久,卧室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。

唐糖顿时被吓醒,屏住呼吸听着卧室里的动静。

她看见有一团模糊的黑影在晃动,下意识抓紧腰下木质的腰枕,打算必要的时候用这个来当武器自保。那团高大的黑影走近,她“突突”的心跳声不止,一颗心仿佛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。

她手心湿了一片,家里没有保安,没有其他人,只有她跟萧帅小朋友……她还在思考这个“贼”是怎么进入宅院的时候,对方已经来到了她床边。

她不能再犹豫了,抓紧木质腰枕便朝对方砸过去。

一阵劲风过来,黑影下意识一躲,在黑暗中准确地抓住了她的手腕。唐糖已经吓傻了,很快,那个黑影整个覆上来,将她压在身下。

男人轻轻叹息一声,温热的鼻息洒在她脸上,他顺势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。

唐糖一颗心陡然一沉,坠下去,稳稳落下。男人身上的味道她再熟悉不过,刚才的紧张全部烟消云散,心口踏实得仿佛有团温热的巧克力浆包裹,还散发着甜腻的香气。

“是我。”男人的声音很低沉,十足温柔。

唐糖在黑暗中顺势搂住他的脖子,脑袋在他脖颈处蹭了蹭,委屈得几乎哭出来:“进来为什么不开灯?吓死我了。”

庄伟凡从她身上下来,伸手摁开床头的壁灯,又将她捞进怀里:“太晚了,怕吵醒你,早知道把你吓成这样,应该在客厅对付一晚。”

灯光骤亮。

他说得特别坦然,唐糖心里有点愧疚:“我就想抱着你睡。”

“嗯。”他将她搂紧几分,贴着她耳朵轻轻吹了口气,“快睡吧。”

她像个孩子似的朝他怀里拱了拱,紧紧抱住他,想起微博话题,又仰着脑袋问:“老庄,你说我漂亮吗?”

庄伟凡低头看她,刚洗过的头发蓬松散乱,没有化妆,皮肤却很好,每当她用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他时,他就有冲动俯身亲下去。

“漂亮。”

庄伟凡低头看见她白嫩的耳垂,忍不住低头亲了一口,几乎咬着她耳朵问:“今晚……可以吗?”

唐糖的脸唰一下红了,即使结婚四年,她还是跟从前一样,喜欢脸红。她在他怀里点点头,声音低低的:“先喂我吃一口‘果冻’。”

“一口就够了吗?嗯?”

男人特意将声音压得很低很低,绝美的低音炮里饱含无尽暧昧诱惑。他的嘴唇从她的脸颊移至唇瓣,轻轻咬住,给她喂了一个绵长又柔情的“果冻”。

一晚过后,她脖子以下部位全是吻痕。她醒的时候庄伟凡正对着穿衣镜系领带,男人宽肩窄腰,她特别想过去从后面抱住他。

她本来想再赖一会儿床,这会儿忽然没了睡意,光脚下床,从后面抱住他的腰,脑袋贴上他的后背,依赖地蹭了蹭。

庄伟凡系好袖扣,握住她环在自己腰间的白手:“你再睡一会儿,我去送小朋友上学。今天你记得去医院体检。”

自从流产后,他便十分在意她的身体,那次也不是什么意外,也无任何预感和征兆,很平淡地就没了。医生说是母体身体素质差的缘故。但他从没有因为这件事责怪过她,反而更加疼她,宠她。

没了孩子,他生怕连她也失去。

家里的长辈虽然有点遗憾,但作为过来人,倒也理解,觉得这种事挺平常,第一次没经验,第二次会好的。

唐糖像只小猫咪似的撒娇,声音又软又闷:“老庄,有一天你会不会不要我啊?我没能给你生个小公主,比我漂亮年轻的一抓一大把,你会讨厌我吗?”

他对着镜子明显愣了一下,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有这种荒唐的想法。

“网上的新闻我可都看了,你现在都成全民老公了!”

庄伟凡转过身低头看她,看见她的半截眉毛,有些忍俊不禁。

他从化妆台上取了一支眉笔,细长的手指抬起她的下巴,眉笔在她半截眉毛上填充、勾画,动作又轻又温柔。

他一边替她描眉,一边说:“等你变成老女人,我也会变成老男人,我会跟着你一起变老,你还怕什么?在我的世界,永远是你称霸,只有你是唯一。”

她噘嘴:“你的意思是,以后就算有了宝宝,你也不待见是吗?”

庄伟凡被她傲娇的样子逗笑,捏捏她的脸颊,眉眼一弯,笑道:“如果是个小子,当然不用操心。如果是女孩,那就更不用操心了。养公主这种事,我还蛮得心应手,养了你这么多年,我有经验。”

随便一句哄她的情话,就足以让她胸腔充满感动。她揪着他一双手,脑袋在他胸口蹭了蹭,这才恋恋不舍地松开:“好啦好啦,你快去上班吧。我现在可不是公主,我已经升级成皇太后了。”

女孩两条眉毛一翘,像一只表情丰富的毛绒动物。

“遵命,亲爱的皇太后。”庄伟凡没忍住,又将她拉进怀里抱了抱,下颌在她头顶蹭了蹭,才松开她去提公文包。

未完待续

发表评论 (已有0条评论)

还木有评论哦,快来抢沙发吧~